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航行於金色波涛中的机动娼舰】(开端--1)
               转自风月

  各位好久不见,本篇是不才在下敝人小弟我手痒又挖的一个新坑,而正如标题所言,这是一篇用来自我豪洨的yy物,还请各位多多批评指教。同时也欢迎各位提供各种创意与建言。

  「开端」

  破晓的第一道曙光,宛如一柄划破长空的利刃,在一片紫黑色的天地间,分割出一条泛著金黄色光晕的银白地平线。

  在这漫天沙暴稍稍停歇,世界处在一个难得寧静的短暂时分,一道修长的船影,正缓缓划过这在曙光辉映下,宛如静止的一道道金色波涛,朝著固定的方向前进。

  同时,在这艘随著曙光在沙海中划开一条航跡的船影之中,一道人影也正微微瞇著双眼,透过佔据了整面墙壁的超高解析萤幕,凝视著眼前这幅紫黑与金黄、光辉与黑暗在巧妙调和中,逐渐开展变化的绚丽景致。

  而在恍若床铺一般,有著柔软的大红绸缎铺面的扶手躺椅上,如黑檀木般闪闪发亮的秀髮,毫无造作地自然挥洒开来,而包覆在一身紫色与黑色系透明薄纱衣料下,散发出醉人香气的成熟白皙女体,也正稳当而略显慵懒地陷在舒适的椅垫当中,勾勒出凹凸有致的玲瓏曲线。

  嫵媚的眼神中,充满了游刃有余的自信,这使得在厚实船体保护下,整个人" 躺" 进这张椅子里的她,宛如一个大权在握的娇贵女王,而事实上,现在在这艘船里,她也的确拥有接近呼风唤雨的能力。

  只见她藕臂微举,让套著紫黑色蕾丝长手套、枝叶茂盛的葡萄藤图样环绕著整条手臂的纤细食指,轻轻点向了右腕边泛著萤光的绿色投影屏其中一处,室内精心设计的音响系统,随即宣泄流放出悠扬的古典交响乐。

  接著,无数亮著萤光的大小投影视窗,也在她细长的中指,点向投影屏的另一角后,整齐罗列在这片壮丽景致的两侧。

  音符伴随著迴荡在室内的节奏,自红酒色的双唇间悄悄流窜而出,随著十只手指轻盈舞动在投影於虚空的键盘之上,层迭罗列在主萤幕画面两侧的投影视窗,也宛如萤幕上随著再度吹起的风势,而跟著被颳起挥洒出曼妙舞姿的金色砂尘般,目不暇给地不时翻转缩放著。

 至於这些显示著船只目前位置与航行轨跡的航线定位地图、宛如拼图般将船
  内各层各区块切割得支离破碎的状况管制显示图、佈满一格格繁琐数字与註解的
  各类统计表……等等,所有与这艘船只运作相关的各式图表视窗,则是在这阵又急又快的舞步中,一个又一个地飘忽失去了踪影。

  最后,当整面主萤幕再度回到方才的清爽时,这片大地上特有的两个太阳早就一前一后地悄悄升起,强烈的阳光与渐趋激烈的砂暴,已经使得她眼前的景象变成一片模糊的黄浊。

  同时,随著位在躺椅后方的双层气闭闸门戛然开启,原本昏暗的室内剎那间大放光明,而另一道身影已经随著毫无迟滞的规律脚步声,来到了她的身边。
  「啊啦,早安啊,妳今天还是跟往常一样,提前来勤务交接呢,昂黛儿(Undie)

  ~~?」

  回过头去,察觉到脚步声已经恰到好处地,在自己身边停了下来的紫衣女子,脸上绽开了亲切的温暖和煦微笑,对立在自己右手边戴著女僕头饰的女子这么说道。

  「……您也是跟往常一样,又让其他轮值人员提前下勤务了呀,若兰(Yolante)

  大小姐。」

  修长的眉毛自皱起的眉心拉出两道下坡线,凛然的凤眼自瞳仁深处中露出满满无奈,一身白领黑色短公主袖服装如同一头秀髮般乌黑亮丽,被名叫" 若兰(Yolante)" 的女子唤作" 昂黛儿(Undie)" 的女佣,则是颇为
伤脑筋的微微按著眉心,对半躺半坐在宽敞躺椅中的" 大小姐" 如此应答著。
  接著,仅靠著白色连身围裙勉强遮住几乎全无设防的三点,穿著黑色丁字裤的双臀在门户大开的超短" 侧裙" 披盖下更显诱人的昂黛儿,则是在将手中有著金色雕花装饰的一个白色餐盒,递给了身旁一派慵懒自得的" 大小姐" 后,走到了躺椅右前方的作业台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有什么关係嘛~~」打开盒盖,若兰顿时陶醉在扑鼻而来的浓郁香气中无法自拔,脸上笑容也显得更加灿烂愉悦,「难得又要靠港了,让大家先下去好好休息梳洗一下,带著清爽愉快的心情享受半舷休假,不是很好吗?」

  「可是,若兰大小姐,」打开作业台上的投影屏幕,昂黛儿一面飞快地瀏览著一个又一个大小视窗,一面略有不满地对自己口中的" 若兰大小姐" 如此抗辩著,「这原本就是我们该做的工作,您这样会对船上的秩序、还有勤务排定与考核有影响的!而且如果老爷为此怪罪下来的话……」

  「欸呀,小昂昂真的很爱担心呢,」挖起一小匙薯泥,佐著奶焗虾球般香气逼人的主菜送入口中,若兰脸上的笑容显得更加灿烂与满足,「……如果父亲大人真的会生气的话,他早就生气骂人了。而且这种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妳说对吧?」

  「唔唔……这么说也没错……」关起视窗,昂黛儿的脸上再次浮现苦笑的痕跡,「不过若兰大小姐也好,老爷也罢,你们最大的问题,就是对我们这些下人太好了。」

  「有什么关係,我们都是住在一起的一家人嘛!」

  「是、是,真是的……真是令人伤脑筋的滥好人呢,老爷跟若兰大小姐。」
  抽起跳出作业台桌面的长条状透明晶片,昂黛儿脸上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明显地透露出「真拿你们没办法」的意涵,「那么,现在就由我与大小姐共同接管船内运作了,请多指教。」

  「麻烦妳嘍,小昂昂~~?」

  嫵媚中带著天真的笑容,在若兰的脸上绽放,而巨大的船体,也在益发激烈的砂暴中,颺起漫天沙尘朝著目的地缓缓驶去。

  这里是行星奥雷利亚(Aurelia),是人类在进行前往半人马座α星的宇宙殖民计画中,由遭到遗忘的一部分迷航者们所意外发现的行星。

  由於构成主要地表成分的黄铁矿遍佈各地,使得一座座沙丘在阳光的照射下,宛如一阵又一阵未曾止息的绚丽金色波涛,而氮气与二氧化碳八比一的大气圈主成分构成,虽然理论上可以让地球植物生长,然而不时吹拂著这金黄大地的40节颶风,与平均含盐率超过30% 的稀少地表水源,在在都使得因种种机缘巧合下偶然来到此地的人们,被迫过著异常艰辛与匱乏的开拓生活。

  而在散居各地的开拓者们,为了争夺这座金色大地上有限的生存资源,爆发了「第一次奥雷利亚战争」,几乎导致这座星球上的所有人类一度步入自我毁灭的境界后,随著时间流逝,在此落地生根的人们,除了零散地建立起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开拓城邦外,亦各自分化成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强权组织体──

  以奥雷利亚北方为主要据点,政经营运决策以影响力遍佈全奥雷利亚的商人公会为主导,同时拥有数一数二的庞大专属佣兵团作为商会护送部队,并以此维持联繫各势力间贸易线路畅通的「奥雷利亚共和国联盟(UnionofAurelianRepublics)」,通称北方联邦(UAR)。

  坐落在拥有丰富矿產资源的东部,但在鬆散的城邦议会制度下勉强维持基本的语言货币共通,并採行各自选择与有利的外来势力合作,然遇上共同危机时又口径一致对外的方针,文化与统治型态最多样化的「自由城邦同盟(AllianceofFreeCitystates)」,简称东方联盟(AFC)。
  在大力推动政教合一化、君权神授化的国教信仰下,逐步达成国家的壮大与集权化,并在其南方根据地藉由独霸市场的农牧產外销所得做后盾提倡富国强兵之余,将目标放在统一全奥雷利亚,全名「神圣奥雷利亚帝国(HolyAurelianEmpire)」的南方帝国(HAE)。

  以正统地球人类文明传承者自居,然实力在「第一次奥雷利亚战争」后江河日下,在这块土地上最早建立政权,并设立永久都市「梅尔」为首都,於盛极而衰的日暮西山中,怀抱著往日荣耀苟延残喘的国际联盟(LeagueofNations;

  LN)统治体。

  由科学家与技术人员为国民主体构成,以外销各项最新高科技製品与独立研发技术,作为确保其中立与维持生存的立国基础,对於各种尖端科技研究发展全无限制的异色国度「莫勒迪亚(Monadia)」。

  世界的秩序,就在这几个宛如漂浮在金色大海上的灰黑色岛屿般,建立起许多大规模圆顶都市自成一格的强权相互牵制,与强权之间其他大大小小城邦的更迭兴替下,维持著一种瞬息万变的奇妙均衡状态。

  颶风依旧不时在荒芜大地上捲起滔天金黄巨浪,而新的一天也一如往常悄悄地,在静謐的黎明中揭开了序幕。

  LegendOfAurelia~航行於金色波涛中的机动娼舰~

  「一」

  「唔、唔……」

  喉咙深处发出乾涸的低吟,散发著七彩光芒的光球在右眼视野中连串迸裂,而当这阵彩虹烟花在炸裂瞬间所喷发出来,毫不客气地佔据了整个正面视野的强烈白光散去,我的意识也随之急速清醒。

  光芒散去,眼前的视野宛如披上一层灰色的透明薄纱,整齐排列於左右两侧的数个明亮视窗,则随著我的眼球转动与目光集中,如同书页般迅速地更迭翻动并逐一跳出展开,而在我视野的正中央,一名闭著眼睛的中年男子正盖著轻薄的被子,与我呼吸步调完全一致地躺在床上嘶嘶吐息著。

  与我已知的同年龄男性相比,这名体态臃肿的黄种人男性除了拥有象徵福气的一对招风大耳,与一头仅仅覆盖著头顶约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短髮外,明显可见的双下巴与积蓄在全身各处的脂肪,则是财富所带来的丰裕饮食生活,在其肢体上所累积的成果。

  至於一只只套在那肥短手指上、充斥著低俗珠光宝气的戒指,与覆盖在那陈年伤痕隐约可见的右眼窝上,中央镶著一枚蓝绿色大宝石的红底黄金雕花眼罩,以及作为其高枕安眠之处的宽敞大床,更是其用以夸耀财富最具体的表徵。
  总而言之,根据我过往的经验判断,眼前这名我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肥胖男子,我相信任何人从单外观上来判断,都绝对会认为他是个家财万贯、品味低俗而出手阔绰的一个标准暴发户。

  然而,即使这名男子的容貌连我看了都有些不耐,但我的呼吸与心跳却无时不刻都与其同步,我与「他」,我们共同拥有著一切,不论财富、经验、情感甚至性命。

  是的,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不过我现在正透过安置在床铺天盖上、以及遍佈整间卧室的无数台隐藏式摄影机,看著安安稳稳地躺在柔软大床上嘶嘶吐息,状似一脸好梦方酣的自己。这正是我每天醒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光景。

  老实说,刚开始这种「第一人称体感、第三人称视角」的奇妙感觉落差,一时之间确实很难令人适应,但在人类名为「习惯」的可怕适应能力下,如今我已经可以一面透过植入右眼窝内、装置超微型终端机的义眼掌控週遭最新状况变化,一面让自己舒舒服服地躺在柔软巨大的嫣红色水床上,享受著「赖床」这项颇为奢侈的乐趣。

  而且,除了可以赖床之外,这种视角与体感分离的特殊状况,其实也与我每天早晨的「另一项乐趣」息息相关。

  「叮~~咚~~~?」

  正当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的我,将注意力集中在视野两侧的许多视窗,并逐一展开调阅著其中包含各种表格、图表、地图甚至是监视器影像的同时,一阵简洁又轻快的电子合成铃声在我耳边骤然响起,一道红框闪烁的视窗也随之瞬间弹出扩大,取代了我那原先佔据视野正中央的肥躯的第一优先顺位。

  而一前一后两道女性的美丽倩影,也在取代我双眼的无数台摄影机焦距,不约而同的全部调整集中在呼地一声闷响,霎时凭空开出一道整齐缺口的墙面上后,彷彿相互暉映地摇曳著婀娜多姿的步伐,缓缓朝著铺满柔软绒毯的房内迈了进来。
  「父亲大人,爱萝丝来叫您起床了呦~~~?」

  浅浅地嫣然一笑,只见嫵媚中略带著几分稚气未脱,宛如苹果般的可爱粉脸染著緋红,甩动著一头金黄流瀑般及腰柔顺长髮、与胸前一对波涛盪漾的碧眼女子──爱萝丝(Eros),那紧密套在银灰色透明过膝丝袜里头,踩著雪白晶亮高跟鞋的双脚,在涂上橘红唇蜜的小嘴一面嗲声吐出这句话语的同时,也正一面牵动著浑身上下令人不住遐思的姣好躯体,轻轻柔柔地朝著我的卧床方向直奔而来。

 而穿上纯白蕾丝滚边开襟露背剪裁、正面裙衩一路开到肚脐下方的橘黄色晚
  礼服的水嫩躯体,那包裹在黄色透明束领式运动胸衣下的一双美胸,在她浑然天成的举手头足下所產生的乳波起伏盪漾,与滚著白色蕾丝的成套透明丁字裤下、盖著一丛稀薄的金黄芦苇的粉红色神秘蜜源中,那彷彿摄人心魄的诱人女性媚香,随著不自觉地扭腰摆臀一阵阵散发出来所造成的迷人诱惑力,更是让我不住地透过无所不在的镜头,将热切的关注视线投在她身上的每一吋肌肤。

  但,除了我这可爱的「女儿」,那浑身上下无一不是美艷动人、亦无一不让男性意乱神迷的躯体,随著她那宛若迎风招展的轻盈步伐勾勒出的律动曲线,令我的视线久久驻足不忍离去,下半身更是不由自主地一柱擎天外,另一道推著金色雕花推车的黑衣女性身影,也同样地吸引著我那集中在爱萝丝身上之外的不少视线余光。

  而那名与爱萝丝看似年龄相仿的女性,如今正在热腾腾的餐点扑鼻香味前导下,缓缓地朝著我的所在位置接近过来。

  「给您送早餐来了,老爷。请您起床用膳吧。」

  谨慎地保持著大约一至三步的距离,一头乌亮青丝盘起髮髻收在后脑,滚著蕾丝的洁白头饰清楚标明著女佣身分的荳蔻少女,不急不徐地踏著稳重端庄的步伐,将满载著香气扑鼻的餐点与红茶,车身通体晶亮满佈金银雕花装饰的送餐拖车,绕过那足足可以让五、六人上来恣意乱滚的宽敞大床,与已经几乎整个人扑上那波涛汹涌的床面来的爱萝丝后,缓缓地朝另一侧的床头柜边推驶过来。
  接著,在那穿著浅棕色短靴的右脚脚尖轻踩轮挡,将推车四平八稳地停在我的床边后,举手头足间几乎全然无懈可击的她,开始有条不紊地一项一项将现作出炉不久,直扑我鼻腔深处的香气已经勾得我食指大动的餐点,小心翼翼的摆设在床头柜上的纯银托盘里,准备送到我的身边。

  优雅稳重的举止,细心谨慎的态度,如果不论她身上的服装,相信即使以数百年前的古典标准来评比,她也绝对是个合格的完美女佣,但也正因为她身上所穿的这套服装,她才能拥有成为服侍我的女佣的资格。

  与爱萝丝同样採取袒胸露背剪裁的黑色透明公主袖长袖白领上衣,搭配洁白领套上繫著鲜红领巾、服贴地包裹著一双圆润美乳的白色透明束领式运动胸衣,下半身膝上十五公分的滚白色蕾丝边成套开前襠迷你百折裙,与恰巧切齐裙摆盖住襠部那隐约可见、滚白色蕾丝的黑色透明丁字裤的白色荷叶边小围裙,这一整套充满视觉官能刺激的制服加上棕黑色透明过膝丝袜配浅棕色短靴,正是我身边女佣们工作时所唯一能著用的标准装扮。

  当然,这一套全身上下几乎一览无遗,以那早已腐朽生锈、但依然被部分人奉行的古代道德标准来看,除了「猥褻」以外绝没有第二句评价的服装,非但代表著我个人种种不良恶趣味的总匯集大成,同时也表示著穿上这套服装的人们,在一般日常性的工作以外,还必须执行另一项随我「予取予求」的任务。

  而这项任务,也在她正拎著提把提起略显沉重的托盘,准备爬上我那舒适柔软、不时还小有波涛盪漾的床垫上,将满盘令人食指大动的佳餚送往我的身边让我享用时,由出自爱萝丝口中的娇笑叫唤声中,悄悄地揭开序幕。

  「哪,卡菈(Kara),快过来一起帮人家叫父亲大人起床~~~?」
  宛如糖浆般澄澈却又浓稠的天籟,自爱萝丝闪闪动人的橘色双唇间流泄而出,呼唤著小心翼翼拎著手中纯银托盘,正准备跨出包著棕黑色透明过膝丝袜的右脚,吃力地爬上我那大红色柔软床垫上的黑髮女佣,而这也让被唤作「卡菈」的她,脸上顿时出现了些许难色。

  但,在面对经过一番功夫爬──或许该说「游」到我的身边,戴著洁白丝绸手套的左手已经悄悄滑到我两腿之间搭起的帐棚上,隔著薄被与睡袍搓揉套弄著我那不争气的男性象徵,脸上表情满是嫵媚惹人怜爱的爱萝丝时,透过房内无所不在的隐藏式摄影机,我注意到她的脸上悄悄地飞上了一抹嫣红。

  「……我知道了,爱萝丝小姐。卡菈这就来帮您叫老爷起床。」

  放下手中略显沉重的银盘,卡菈像猫儿般轻盈地爬上床后,经歷了一番手足无措的波涛颠簸,终於有些狼狈地扑到了爱萝丝的跟前,接著,爱萝丝衝著她露出淘气的一笑,掀开了覆盖在我双腿之间的所有遮蔽物。

  而在双颊泛红的两女,交换了一个羞涩的眼神后,我那原本直挺挺地暴露在空气之中,与肥满身躯一比显得小了许多的红头黑杆肉枪,顿时在一阵一阵传来快感电波的两道温热肤触抚慰下,开始湿润水亮了起来。

  「唔、喔、喔、喔、啊啊……」

  带著美女体温的柔滑触感,恰到好处地束缚住涨得发痛的火热肉茎来回滑动,两股湿润温暖的抚摸,默契十足地游走在猩红的枪尖与黝黑的肉杆、甚至是垂悬於枪身下的一对肉囊与更下方的菊门关口之间,如此巧妙而又无微不致的服侍,令我忍不住自咽喉深处,断断续续地挤出这些不连贯的低吟外,腰身也不知不觉地颤抖不止,几次都差点要喷射出来。

  但,如此三番两次的强自按耐,现在却让我觉得颇有价值。因为,在持续了好一阵子口舌与双手齐发,令人销魂的温润溼热痕跡几乎遍佈我两腿之间每一寸肌肤的服务后,视野两侧罗列著爱萝丝与卡菈丰姿倩影的视窗当中,湿润的眼神中带著几许朦朧的两人,脸上不约而同地浮现起陶醉的神情。

  紧接著,上半身与下半身的两张小嘴,不约而同地氾滥著晶莹水光的爱萝丝,在解开我睡袍的腰带,直接将火热的躯体往我身上贴来的同时,纤细的手指也滑入了透明的裙襬之间,勾下了原本深陷在双腿之间,由白色蕾丝与极少量橘色透明薄纱构成的湿润织物。

  「呜呼呼,父亲大人?您该起床了唷~~~?」

  依依不捨地别过被自己与卡菈一同舔得湿润晶亮的肉枪,爱萝丝将她那柔若无骨的火热身躯,顺著那延伸出一道尖角迫近肚脐的浓密体毛向上攀来,最后紧密地贴在我的大肚腩上,而也就在她甜腻的嗓音轻轻吐完这句话语的下一个瞬间,自褐黑色左乳头上传来的异样湿润与触电感,令我那臃肿的身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

  「喔、呃、啊、啊、啊……」

  乾涩不成字句的促音,随著彷彿会抖出肥油的腰肢不规则抽动,从我那好似有些煎焦了的香肠般的双唇间,断断续续地吐露而出,至於那有如令我浑身触电的湿滑温润感触,则是在我那因肥胖而显得小有份量的胸前「双峰」一阵来回游走后,无声无息地朝我的唇贴了上来。

  「嗯、嗯嗯、咕喔喔~~~咕啾、咕啾、嘖嘖嘖~~~~?」

  湿润灵巧的三寸丁香,在撬开肥肠般的褐红色双唇后,捲著火热的琼浆汁液与我的舌头勾缠纠结,而随著这股在我与她两人口腔中的烈火熊熊蔓延,我们彼此都感受到,体内的空气似乎正以惊人的速度在消耗燃烧。

  最后,在我们不约而同地一声长嘆,将四片紧贴的唇瓣重新分开的同时,我才总算是睁开了眼睛,看著那嫵媚的迷濛双眼中,隐约透露著意犹未尽韵味,正冲著我倩然一笑的爱萝丝。

  「……父亲大人,早安?」

  「……早啊,爱萝丝……我可爱的女儿……」

  即便这每天的「例行公事」我早已经歷不下千百次,然而每当我与前来唤我起床的「女儿」们眼神交会时,那红晕中带著些许羞涩的娇羞神情,与迷茫中充斥著陶醉的嫵媚眼神,总是会让我不由自主地怦然心动,连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的。

  而察觉我露出窘态的爱萝丝,则是在噗哧一笑后,双手抵著我臃肿的肥腩撑起自己身体,一面略为向后滑动一面故作神秘地朝我拋了个媚眼后,淘气的向我笑道:

  「看来父亲大人好像还没睡醒呢……人家似乎有必要用「更进一步」的方法,来让父亲大人好好的清醒过来才行唷?」

  没等我开口应声,我便已经感觉到,自己下半身蓄势待发的枪尖已经隐约抵住了一个既湿润又灼热的凹陷。接著,在一阵欢愉中带著几许颤音的低鸣,自爱萝丝口中悠悠吐出的这一刻,我那贯入凹陷中的肉棒顿时犹如被一阵火热的洪流,与来自四面八方勒得紧实的无数绞索给牢牢擒住不放。

  「啊?啊、啊、啊?父亲大人的东西……又热又硬……好棒……??」
  两手往腋下轻轻一勾,让原本包裹在在黄色透明束领式运动胸衣下,扑通扑通地晃个不停的一双美胸,忽地一齐迸了出来通风透气之后,双手撑著一颗大肥腩在我身上扭腰摆臀的爱萝丝,此时更是加大动作蹬起身来,而我的咸猪肥手,也在她主动诱导下,一路覆盖上这令人目眩神迷的乳白波涛,不客气地恣意纵横起来。

  搓、揉、捏、抓,温热中微微带著几丝湿润的柔软感触,随著益发急促的脉动,传达到我那宛如被紧紧吸附住的掌心,而挺立在两道波涛端顶的一对大红樱桃,也在我套著戒指的肥短手指舞动之下,不但果蒂愈发显得硬挺,肿胀的果肉部分更像是轻轻一掐就会喷溅出又人的甜美汁液。

  「喔、喔、喔、喔、啊……喔喔~~~很好、很好……爱萝丝,我的好女儿……妳的小穴把爸爸我的肉棒揪得好紧……」

  「喔?啊、啊、啊、喔?嗷喔~~~父亲大人的肉棒……父亲大人又热又硬的大肉棒,正在干爱萝丝的小穴……在干人家的小穴,干人家的小穴~~~~」
  舞动、舞动、舞动,随著爱萝丝那染上一片樱红的躯体,一面挥洒出淋漓汗水一面动作渐趋激烈,她的双峰、我的肚腩与整张宛如灌满水的柔软大床,也开始跟著波涛汹涌起来,逐渐陷入了名为「慾情」无边大海之中。

  而陷溺在这片大海中的我们,除了加大了挣扎的力道与动作,将我俩汗水淋漓的火热躯体贴的更为紧密之外,我那原本盘据在爱萝丝胸前的双手,也已经悄悄地滑到了她的两片臀瓣上,应和著肢体相碰的啪啪节奏开始拍打起来。

  「喔?耶?喔、喔、喔、喔~~~大肉棒在干人家的小穴,干人家的小穴~~~」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爱萝丝,我的好女儿……
  爸爸快要射了……就要把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妳的小穴里了~~~!!吼喔喔喔喔喔──」

  「啊啊~~」

  金黄色的髮丝凌空飞舞,泛著嫣红的柔躯盪出阵阵波涛,我与爱萝丝那在肉体原始的狂野节奏下止不住的悸动,几乎就在同时一齐陡然昇到了端点,而紧覆著整根肉棒的湿润炽热脉动感,以及射精过后直衝脑门的满足,令我忍不住舒爽得瞇起眼来。

  而,就在那降下灰纱帐的眼帘中,我注意到方才被遗忘的另一个身影。
  「…卡菈。」

  随著我在气息紊乱之际,自口中吐出的这声叫喊,原本伏卧埋首在我与爱萝丝下半身之间,几乎被我俩所遗忘的女佣,在听闻到这阵呼唤后,整个人宛如惊弓之鸟般,匆忙的自床垫上倏地跳起身来。

  「啊、是,老爷!老爷有何吩咐?」

  凌乱的衣裳,两颊的嫣红,这一切的一切都难以掩饰,在我与爱萝丝两人忘我激情的同时,同样也悄悄勾下濡湿内裤、撩开透明胸衣情不自禁的她,一面看著我俩一面交合的同时,双手在自己火热的躯体上上下下一阵忙碌的痕跡.
  而看著她慌张地想强做镇静,身上种种表徵却让她欲盖弥彰的模样,令我忍不住兴起一股,想要戏弄这个看似认真的小女佣的恶作剧心态。

  「我说……刚才是谁准妳停下动作,又是谁允许妳弄乱这身衣服、还把内裤脱下来的?」

  「老、老爷?!这、这……我……」

  舒了一口气,躺在床上瞇起双眼、依旧沉浸在余韵中的我,尽可能让自己装出略显不悦的口吻,对卡菈说出这句话来,这也使得卡菈这个出身穷乡僻壤中的穷乡僻壤,连筹措一日维生所需物资都不容易的小小开拓村中,「幸运地」被我选上成为女佣的女孩,在一阵手足无措的同时,眼眶中开始冒出泪珠打转了起来。
  不过,我的本来目的,原本就不是要弄哭一个可爱的女孩,因此在注意到卡菈眼角逐渐浮出的泪滴后,又嘆了一口气的我只得挥挥手,有些遗憾地中止这场闹剧。

  「……算了,先帮我把爱萝丝抱下来,顺便脱掉身上的湿衣服吧!等等我再来「好好打妳一顿屁股」。」

  「是……是,老爷。」

  怯生生地如此应答后,双膝抵跪在床上的卡菈缓缓移动到我身边,将爱萝丝身上那套濡湿的凌乱衣裳轻轻脱下,随即略显吃力地,将依偎在我身上充斥著满脸迷恋与恍惚的爱萝丝给抱了开来,暂时放到一旁安置。

  接著,在将脱下的衣物整整齐齐地摺叠收妥,摆放在浑身上下染上一片緋红的爱萝丝身边,并拉过被子轻轻披在她的身上后,动作顿了一会儿的卡菈,似乎终於做好了心理准备。

  「老……老爷……卡菈已经做好被您……被您惩罚的准备了……请您手下留情……」

  脱下了一身猥褻的女佣服装,一脸羞涩的卡菈此时正双脚大开地,赤裸裸仰躺在我的面前,而我方才才在爱萝丝身上宣泄过的下半身,此时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啊、啊、啊、啊嗯~~~?老、老爷……老爷的大肉棒……好硬、好烫…
  …正在啪噠啪噠地鞭打人家的小穴~~~」

  仰卧朝上,双腿尽可能张开到最大限度的卡菈,一面躺在柔软的水床上承受著我几乎整个人压上去的体重,一面体验著下半身被肉棒衝刺进出所带来的,令火热的身体期待已久的感触,开始一阵天花乱坠的娇言浪语起来。

  而,或许是这个看似被我压在胯下曲意迎合,但乐在其中的满脸舒爽飘然神情,却全然不像在接受惩罚的小女佣,她那溼热紧致的销魂窟夹得我欲罢不能,又或许是她脱口而出的淫声浪语,满足了我身为一个男人的一种虚荣自尊心之故,当我抓著她纤细的腰肢奋力抽插时,连串口无遮拦的譫言誑语,也随著肥躯晃动而说个不停:

  「哼!哼!哼!哼!卡、卡菈妳这淫乱女佣,被惩罚还一副这么淫荡的表情?
  老爷我这次绝对不会轻饶,非要干、干、干、干、干死妳不可——-!吼喔喔喔喔喔────」

  「啊?啊、啊、啊、啊~~??干吧,干吧,老爷!卡菈是您该死的淫乱小女佣,老爷您快用又热又硬的大肉棒好好惩罚卡菈,把卡菈活活干死吧!啊啊~~~~???」

  通篇累牘的淫秽词句,随著我与卡菈在床上的交缠动作,断断续续地与喘息声、呻吟声与肉体碰撞的啪啪作响声,形成一段奇妙而激昂的乐章,然而正当我忘我地摆动著肥胖的身躯行活塞运动时,一阵甜腻的嗲声蜜语,随著悄然贴上我背部的柔软触感与体热,在我耳边毫无预警地响起。

  「啊~~~啊,父亲大人偏心、偏心啦~~~~人家刚刚那么认真体贴的叫您起床,结果好处都被卡菈给抢走,不公平不公平~~~」

  「爱……爱萝丝小姐?!」

  恍惚之间猛然见到自己服侍的人出现在眼前,惊惶失措的卡菈在错愕之余,下半身也忽地紧紧缩了起来,但这无意识的动作,却同时将我依然深埋在她体内的肉棒,给扎扎实实地箍得更紧,也让我更将控制不住再度宣泄的衝动。

  「啊?啊?啊?啊啊~~老、老爷不行……啊啊啊~~~」

  「……呶喔喔喔──」

  交织在低吟与娇呼声中,白浊的热流又一次地自我体内迸出,喷洒灌注在卡菈的身体内外,而感到浑身力量一阵掏空的我,则是在左搂右抱地将卡菈与爱萝丝揽进怀后,再次乏力地倒向柔软的床垫之中。[/color]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20 合格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哥也撸_哥也搞_我要撸_色哥撸_噜噜色_俺也去_咪咪色_小色女_日日撸_俺要撸_撸啊撸_奇米网] 版权所有 © 2013-2016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